胭脂路

青果文志:

在粮道街住了一个月,经常走过胭脂路。第一眼就被这个名字所吸引,胭脂路,一听就是有故事的地方。关于胭脂路的传说,我是后来听南说的。




南告诉我,传说观音赶赴王母娘娘的蟠桃盛宴,途经于此,见此地湖光山色甚美,于是停下来梳妆。不慎却打翻了胭脂盒,胭脂盒掉到人间,便化作了胭脂山。而胭脂山附近的路就是胭脂路。




三四十年代的胭脂路,里面住的都是武昌城里的贵族,别墅林立,繁华似锦。如今的胭脂路早已没了过往的繁华。多了一份陈旧,少了一份雍容。古老的树枝浓郁,半掩着残破的西式洋楼,散发着不甘寂寞的气息。即便是如此破败的景象,西式建筑上的罗马柱上的斑纹依旧清晰可见,细小的裂缝仿佛还藏着上个世纪的气味,委屈的等着下个世纪的寂灭。胭脂路,依旧留着她的贵族气。每次走过胭脂路,我都会留意一个长满青苔的石阶,总想去里面一探究竟,是否破旧的房子里,收藏了一些故事,压在笨重老旧的箱子底下。




近年来的胭脂路,是靠做衣服出名的,她的历史似乎早已被人遗忘。像一场大火过后的残迹,被后来新修的建筑覆盖,了无痕迹。亦无迹可寻。




如今,胭脂路里很多家店面依旧卖着布匹,线头,拉链。也卖一些中年妇女和老人的成衣。偶尔还可以听到缝纫机的声音。是朴素的生活里悦耳的声音。




夏日蝉鸣,日光从树叶的罅隙中倾泻,照在斑驳破旧的屋顶,旧旧的气息,扑面而来。带着故事的缠绵味道。胭脂路的气息一如民国女子的风韵,华丽的旗袍,柔情的眼神,然后再涂一抹胭脂。美丽的女子不时的挑逗着空气里的暧昧气息。




我是在胭脂路认识的南,她是我见过能将白色衣服穿得最好看的人。那天她穿着白色的宽松的衬衣,微皱,像是故意揉皱的。纽扣是木制的,样式很好看,不像是普通衣服店子里能买到的。简单随意中有一股清新淡雅的香味,黑色的眼睛里却有一股天然的野性,是她独有的美好气质,与香水无关。




我们同时走进了一家制衣店,看上了同一匹布料。蓝墨色,有素白的花点缀。简单又不失韵味的感觉。第一眼就感觉我们是很类似的人。老板说,这是最后一匹了。她眼神在布匹上却问我,你准备做什么。她很直接,语气却像是一个老朋友问最近过得好吗。有坦诚的意味。我没有犹豫,说,做一条披肩。她从老板那拿过布匹,付了钱。我没有说话,眼睛直直的看着她。




感觉她这样的女子,做出什么事都不是意外。




她看着我愣愣的样子,有些戏谑的笑了。她抱着布匹说,留下电话吧。我想做长裙子,顺便帮你把披肩做好。我看着她笑,心里喜欢这样女子。我靠近她的时候,她身上有藏香的味道,淡淡的,安稳的味道。她像一件压在箱底的旧衣裳,总有岁月掩盖不住的风华。即使她是一袭旧衣,一头乱发。




南,一直都是独居。她没有住学校的宿舍,她不喜欢吵闹,也不喜欢复杂。这些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。




我喜欢看街上的女人,走路的姿态,衣服的穿着。但是没有一个人可以像她一样把衣服穿出灵魂的样子。




一天下午,我收到一条陌生的短信。胭脂路***号,过来拿吧。南。言语简洁。收到这条短信之后,我才知道,她叫南。我穿过幽静狭窄的小巷,径直的走到她住的地方。




我轻轻的敲门,她慵懒的打开门。看样子还在睡觉。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。她说,随便坐吧,今天不想出门。房子空间比较大,离阳光很近。屋子里散发着淡淡的藏香味,还有植物的辛香。书桌很整洁。清水养着不知名的草类植物。完全不像是一个暂时寄居的处所。




她从衣柜里拿出披肩递给我,继续在床上睡觉。纯手工的制作,一针一线都很小心翼翼。不容抗拒的美。我很喜欢。闻着也有藏香的味道。大概衣柜也有藏香。看着她旁若无人的睡觉,我静静的看着她。孩子一样的睡容。是纯真朴素的女子。




我轻轻的关上门,离开了。感觉我们是很相契的人,会成为朋友的。




晚上的时候,南发短信给我。我做了晚餐,过来吃吧。没有询问的口吻,她似乎知道我没有吃。并且知道我不会拒绝。




她做的食物干净,味道也不错。我们只是低头吃饭,没有交谈。吃完之后。她似乎在等我问她问题。我没有问,默默的帮忙收拾碗筷。洗刷干净。她坐在旧旧的沙发上,等我收拾完毕。




她说,我知道你七点钟下班。也知道你住在哪里。我笑着看着她,我说,我也知道你几天上班,住在哪里。我们俩面面相觑,忽而大笑起来。她笑得肚子都伏在沙发上,我也笑得坐在地上。原来我们都是怀着同样的心思想要结识对方。一直都认为,和南在一起发生什么样的事情,都不足为奇。




她起身,燃一支藏香。她问,你习惯这个香味吗。我说,很喜欢。她与我说起,她在西藏路途中结识的男子,是个藏族人,有很英俊的轮廓,身上有藏香的味道。他是个能把曼陀铃弹得很好听的人。她喜欢和他拥抱,他身上有藏香的味道,安稳的气味。只是他已经结婚了。




她每年都会去一次西藏,并不是为了某个人而去。她会选择漫长的旅行方式,到达目的地,会买回够用一年的藏香。但是她去西藏却并不是为了买藏香。旅途中,她有时会和陌生人同行,搭陌生人的顺风车,住陌生人的家。她说那是一段极度放松的时光。藏蓝的天空是毒药,看过之后会上瘾。




她努力工作,只是为了有一次漫长的旅途。很多人的梦想,都是依附于他人而完成。比如想和最爱的人一起去旅行,一起看日出。而她的梦想,必须独自完成。只有独自一人的时候,灵魂才会足够丰盈。




她给我看她的设计稿,她说她穿的所有的衣服都是自己设计的。眼神中略带着些骄傲,自信的眼睛是美丽的。难怪她那天穿的衣服感觉就很不普通,但在常人看来,也不属于张扬。是朴素的美,是低调简洁的美。她虽然看时尚杂志,却没有一件类似于杂志上华丽的衣服。




她问我,看电影么。我点头。她拿出零食,堆在沙发上。然后选好蝶。盘腿坐在沙发上。电影英文名是《Awayfromher》,中文名是,柳暗花明。电影中的镜头是缓慢的,安静的。




菲奥娜住进疗养院,对于格雷特非常不舍。她给了他一张纸条上面写着,goto,Iloveyou,goto。没有复杂的情结,人物也不多。却让人感动。




南,深信我会喜欢这样的电影。因为我们是同样的人。




那晚,我没有回家。我们彻夜深谈,拥抱。感觉彼此是很相近的人。




后来,她偶尔,给我发邮件。告诉我近来发生的事情。偶尔会发短信,邀请我去她家。她很喜欢做食物给我吃。我也会把自己拍得特别喜欢的照片送给她。她很喜欢。把照片贴在墙上,和她喜欢的山川河流放在一起。她笑起来的时候像孩子。




深夜的时候,我收到南发给我的邮件。她告诉我,她认识了我们上次一起去的裁缝店老板的儿子简。是个很有趣的人。居然还是他们学校的毕业的,是高她几届的学长。毕业后,在国外学设计。回国后,准备帮他父亲看店。她说,简还帮她设计了一件衣服,她把图片发给我。简洁的白色,没有用很复杂的设计,左胸的位置有一只手工绣得蓝色蝴蝶。绣得很生动,轻轻的落在白色衣服上,不知什么时候会飞走。他是懂她的男人。




我喜欢南给我说她的故事,像孩子一样坦诚。很少有人做得到。我回信给她,等他做好了,记得告诉我,穿给我看。我帮你拍照。肯定会是很美的照片。




认识南之后,忽然觉得美丽的事件,时常发生。带有藏香味的素花披肩。接近阳光的窗台种着鲜绿的植物。和气味相投的人看一部漫长而安静温暖的老电影。以及帮一个漂亮的女子拍一组好看的图片。这一切都让我感觉很愉悦。




她总是率性的。有时会很晚给我发一句简单美丽的句子。有时是书中摘句,电影台词,网上无意间看到的。她有很强烈的表达欲望,而我是她最忠诚的倾听的。她时常感到快乐,并愿意和我分享。我也会快乐起来,并理解的她的快乐。




我从司门口散步回来,路过胭脂路。看到了南和我说起,裁缝店老板得儿子。给人的感觉是很干净的男人,眼神很平静。没有这个年纪男人的浮夸,桀骜。我路过的时候,他抬头看着我笑,毫无隐藏的笑。对陌生人也能笑得如此坦诚的人。定是有趣的人。甘愿经营着一个并无太大前途的小店。也并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




胭脂路,向来安静。夜晚更是宁静。制衣店里的人不多,让我一直都很好奇,他们是如何维持经营的。也许他们有他们的谋生之道,我也不愿去探究。我喜欢安静的胭脂路,可以听到树叶飒飒的声音。




隔了好几日,南叫我去看简已经做好了的衣裳。用的是做旧了白色的布料,他了解她的习惯,蝴蝶是唯一的色彩。绣工非常完美,既有汉绣的层次鲜明,又有苏绣清雅色彩。栩栩如生的蝶,恰似南的灵魂。领口恰如其分的显露了她漂亮的锁骨。她穿上,正好搭着她自己缝制的蓝印花的长裙,是揉皱的样子。




简单不失韵味的白色上衣,朴素的蓝印花长裙。非常适合南,她一头黑色的长发,柔软的垂到胸前,蝴蝶仿佛要飞走了。她低头看那只蝴蝶的时候,我轻轻的按了快门。她穿上这身漂亮的衣服,像往常一样整理房间。燃一支藏香。我随意的拍着照片。虽然我是职业的摄影师,但我很少刻意的让别人一动不动的给我当模特。我喜欢她们毫无顾忌的做着自己的事情,有生活的气息,魅力便可自然散发。最美的女子,是会生活的女子。




我喜欢拍出来的照片很自然,有植物的气息。




后来,我拍的这组照片获奖了。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她是美丽女子,却不属于长得漂亮的那种,她有寻常女子没有的落拓与坦诚。有着时光无法掩盖的光芒。后来我拿着奖金,给她买了檀木做的旧时的梳妆盒。打开时散发着檀香的气味。是我在市场上淘了许久才淘到的旧款。锁也用的也是旧铜。我相信她与我一样,喜欢旧的物品。她收到礼物的时候很开心,拥抱我。她说,正好装我刚买的胭脂盒,香水。依,我们果然很相似。




后来很少听她提起简,似乎他已经从她的生活消失。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,我从不问她,她也从不提及。我每次路过胭脂路的时候,还是会看见简,他依旧会对我笑,毫无掩饰的坦诚。




后来,她消失了许久。没有丝毫信息。像蝴蝶一样飞走了。




她去了西藏。半年之后,我收到她发给我的邮件知道的。大概会长住。她说她不喜欢没有野心的男人。




这样也好,她也再也不需长途奔波,带着只够用一年的藏香。也许她已经遇到有野心,英俊的男人。而我深知,她注定无法安定。因为她爱有野心的男人。




我和简在一起了。因为我喜欢没有野心的男人。




即便我们是如此的相近,但终究还是有所不同。大概也只有这一点不同。




我时常会在深夜的时候用音乐播放器放歌,幽暗的灯光,看不清眼睛里是否有远方。我会在睡不着的时候,燃一支藏香。每次听到《胭脂路》,我就会想起南。




End…




作者的话:胭脂路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地名,曾有一段时间我经常路过胭脂路,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,就决定为它写一个故事。于是就有个这篇故事的诞生。 


投稿作者:冷禅心




订阅『青果』微信号:qngoolife


下载『青果』手机客户端:http://qng.im



 
评论
热度(94)
  1. 蔦蘿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
© 蔦蘿|Powered by LOFTER